圖片來源:大塊文化《1988—— 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書封。




「人若然願意,連生命都可以不要,沒有什麼是非要不可的,我們只是在此一時裡痛苦翻騰著,然後再彼一時裡忘得乾乾淨淨。」

— 1988—— 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韓寒



就如同眾多公路小說一般,《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的主角在一條公路上回顧了自己的過往,並且迎向了未來。

不知怎麼地,當人成長到某一個年紀或者說某一個時期時,便很容易回想起過往的一切,尤其是童年至青春期的回憶。或許是人愈長大就愈必須面對世界的殘酷現實,在這些有形無形的壓力之下,便會懷念起以前那般單純的世界吧。

韓寒的《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便敘說著這樣的一種生命故事。

一位開著稱號為1988拼裝車的男子,一位特種營業的女子,因為某夜的交易而開始了一路的公車旅行。女子雖然身份卑微位於社會低下階層,但經歷讓她早已看淡一切,對這世界懷有著一種看透的樂觀態度,似乎任何苛責與歹遇,她都能處之泰然;男子的個性沒有明顯著墨,但從他對愛情的出軌與無疾而終、好友的相繼死亡都未見做出激烈反應,反而都是陷入無窮思考的敘述上來看,讓人不免感覺男子其實也有著女子類似的個性,就某一個角度上來說,兩人是同一類型的人。路途上在不同的旅館,不同的路段上,兩人斷斷續續地交換了彼此的生命故事,最終也交織了兩人的生命。

一台稱號為1988的拼裝車,在一開頭便帶出濃濃的拼貼意味,當然也架構了那種有點頹廢有點迷霧的公路氛圍,然後主角與另外一位女主角相遇,不怎麼創新的手法,接下來的情節也大多可以猜想得到,那麼,還需要閱讀下去嗎?

其實,這就如同料理一般,烹調方式與容器或許相同,但不同師傅所烹調出來的料理模樣與裡面盛裝的味道一定都有著口味上的差異。人生故事亦是如此,韓寒用他的筆法與對人生的體驗,寫出了他的世界,儘管敘事形式可能沒什麼創新與獨特,但敘事內容卻有著個人生活經驗的獨特性,尤其是過往回憶裡的每個朋友角色,個個個性鮮明,讀來甚為有趣。

「那又如何,反正我是被他們籠罩著的人,他們先行,我替他們收拾著因為跑太快從口袋跌落的撲克牌,我始終跑在他們劃破的氣流裏,不過我也不曾覺得風阻會減小一些,只是他們替我撞過了每一堵我可能要撞的高牆,摔落了每一道我可能要落進的溝壑,然後告訴我,這條路沒有錯,繼續前行吧……」
— 1988—— 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韓寒

繼續前行之後,還會遇到什麼?
恐怕就要你自己也上路一起來想像了。





書名:1988—— 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
作者:韓寒
出版社:大塊文化

博客來:1988—— 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monz 的頭像
lemonz

lemon sLicE

lemo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