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_0408s.jpg   

選擇,永遠是令人猶豫,尤其是攸關生死之間。

一場車禍,一家三口的爸爸當場死亡,媽媽與小男孩重傷,DMAT(Disaster Medical Assistance Team)小組趕到現場後開始進行施救,尚有意識的年輕媽媽拼著最後一口氣央求醫師先救她的小孩便昏厥了過去,但醫師權衡之下沒有遵照媽媽意願,因為比較起來,小男孩的情況已經太嚴重,如果當場只能救一人的話,那就是救生還機會大的媽媽。但是當場同為人母的護士長卻認為要遵照媽媽意願,先施救小孩而不願協助醫療動作,自己一邊哭一邊替小孩做垂死掙扎的CPR。

「為什麼!你為什麼這樣做!我不是要你先救我的小孩嗎?你這樣把我救活,有什麼意義?!把我的翔太還給我!!」鏡頭轉到醫院裡,生還後清醒的媽媽歇斯底里地對著醫師大叫,一旁陪著的年老母親先是沈默,最後喝止了女兒繼續對待醫師的無禮。但施救的醫師內心卻陷入痛苦的彷徨與疑惑。到底自己當時的選擇是對還是錯? 

當然,整齣劇的劇情就是繞著「未遵照病患意願,而選擇救生還機會大的一方,就竟是對是錯?」這個主軸走,儘管劇中許多人以專業角度也好,以結果論也好,都告訴施救的醫師「這就是醫師專業的判斷,如果不那樣做,就是誰也救不回來,有一個人得救總比都走得好。」醫師還是無法完全放下心中那塊沈石。直到最後,獲救病患的家屬要求跟DMAT對話,護士長前往聆聽。

「請原諒我女兒那天的無禮,竟然會說出為什麼醫師要讓自己獲救以及什麼她活下來有什麼意義的蠢話,」老婦人轉頭看看病床上的女兒,有點激動,然後聲音轉為哽咽,「謝謝你們!救了我女兒,說什麼她活下來沒有意義,對我來說,她也是特殊的存在,我也是她的母親啊!」這一番話讓原本執著於只想救小孩的護士長突然驚醒。 

也讓觀眾如我,陷入反省的思考。

這世間的事,原本就不是單獨存在,每一件事都跟另外一件事會有著牽連,每一份關係都緊繫着另一份關係,所以才會有所謂的六人小世界之說,也因此一件事情絕對不會只有一個面向。當你看到了事情的A面,做出了自認為絕佳判斷後,或許只是陷入一種「自以為是」式的滿意,因為事件可能其實還有B面、C面、D面等等,當你從B面觀看時,或許原先那個自以為是的判斷便成了萬劫不復的錯誤。

這個問題,沒有所謂的正解,但劇末那位老母親的一席話讓人印象深刻,也讓我再一次反省並提醒自己。

凡事無絕對,別讓自己落入只能看見事情單面而自以為是的狹隘倔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monz 的頭像
lemonz

lemon sLicE

lemo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