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偶像劇犀利人妻的大紅,小三的話題突然之間變成每個常態性談話性節目的熱門主題。

這類的劇情並不特別,不管是韓劇、日劇或是台灣本土偶像劇,都常演出類似題材,但為何犀利人妻會紅到同時有好幾萬人一起在收看,會造成大家熱烈討論的轟動?

雖然小三造成的外遇,是大家都愛看的八卦愛情悲劇,但我倒覺得讓犀利人妻受到如此歡迎程度的最大原因不在此,而是這一齣戲讓大家都跌入了一個問題。

面對自我的問題。

溫瑞凡要找回年輕時的自我,謝安真要喚醒沈睡在心裡的自我,而小三黎薇恩則是要去面對從小失去父母疼愛的自我。

某一集中何愛琳與溫瑞凡的對話,讓我沈思了好一會兒。


何愛琳:對,你願意為了愛情當一個叛徒。
溫瑞凡:這沒辦法,真正的我就是一個叛逆的人。
何愛琳:我覺得你不是一個叛逆的人,你是一個嚮往叛逆的人。
你是一個嚮往叛逆,但又沒辦法徹底執行的人。
………………………………..
何愛琳:你不要跟我說什麼十年前那個你才是真正的你,在我看來我覺得,結婚那十年的你,才是真正的你耶,十年不算短的時間,所以你才能跟安真過幸福快樂的生活,那個什麼黎薇恩的出現,她不過是喚醒那個嚮往叛逆的你而已。


何愛琳的肯定與溫瑞凡的猶豫,讓我感到疑惑。

真實的自我與想像的自我。
界線到底是什麼?

沒有了自我。
我們常會聽到這句話。

當你迷惘,當你不如意,當你對生活愈來愈沒力氣,甚至像劇中男主角過著幸福卻平順的日子時,你便會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失去了自我,於是將這個念頭搬出來向自己告白,替眼前不順或是想像的困境解套。

所謂自我,到底是什麼呢?

我意識到的,我想追求的什麼,就是真實的自我嗎?
是不是一定要不管他人怎麼想,完全我行我素,才能稱得上擁有自我,為他人而活,或是受他人牽絆地生活著,便叫做失去了自我嗎?

年輕時的我,真的曾經那麼地認為的。

於是我瘋狂地愛上一個人的旅行,認為那每一段數天到十數天的異鄉旅程,便是自我的救贖,因為那能替自己擋掉所有惱人繁複的人際運作,讓真正的自我得以喘息,然後跳出來跟自己對話。

但曾經篤信的想法,卻慢慢隨著生活歷練,隨著年紀增長等因素而開始動搖。

會不會其實自己一直在追求的自我,只是一個想像,只是自己一直以來所嚮往的投射形象?
會不會所謂的自我並不是只有一個面向,她會隨著年齡、生長環境或是生命階段而衍生出不同面貌?
會不會其實每個人的自我是複數而非單數,她會依個人在生活裡扮演不同角色而在不同時刻展現差異?

我沒有答案。

這齣戲在最後安排人妻謝安真脫胎換骨,從家庭主婦搖身一變成為職場女強人,這是觀眾所喜愛的變化。但換個角度思考,若沒有小三介入,謝安真或許一輩子都會是個快樂滿足的家庭主婦,每天沈浸在照顧老公小孩的幸福中,不見得要變成知性女強人才叫做找到自我。

從這點看來,生活裡很多事情是相對的,並非能以單獨狀態存在,甚至於人生也是如此,很難以單一面向就去認定出一個絕對的答案。

或許,執著於擁有什麼樣的自我,有時不是那麼重要,想要擁有一個什麼樣的人生,反而值得去追尋去經營。

是這樣嗎?
我,其實也不知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monz 的頭像
lemonz

lemon sLicE

lemo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