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報告沒有認真做,喪失了一個好機會,教授似乎也不太諒解。

要起身去會見「遠方女子的畫像」前,做了這樣一個夢。

有點怪的感覺。

早上10:30的電影院裡,人如預料中的少。但我愛這樣的氣氛,不是太多的人,為了同一部想看的片子,窩在黑暗的空間裡,懷著各自的心情觀看著同樣的劇情發展。

還好來得及買上一杯熱咖啡,可以讓自己的精神跟胃清醒一下。

冷色基調鋪陳的劇情,是有點怪異的。

畫面從一位女子的手部特寫開始,桌上還有大量的混合的藥丸膠囊。她用纖細手指拿起電話旁的骰子隨機擲出一組電話號碼,然後撥出,然後留言。

「哈囉,你不認識我,我只是一個陌生人,我家地址是….希望你能來一趟,我會等一個或一個半小時…..如果沒來,也沒關係,我想一下子就過去了…..」

然後就開始了一段摻雜虛與實、回憶與生死的故事。

後來,我問了一些朋友同學,如果接到了這樣來自陌生人的求救電話,會怎麼反應?

「報警,請警察去看看。」這個答案我倒是沒想到。
「當然不理啊,誰知道是不是惡作劇?」也是有可能。
「會不會是什麼詐騙集團的把戲?」果然是住在台灣的人會有的答案。

大家的答案,都有各自的理由與思考,也很有趣。

到底我會怎麼樣呢?會有什麼動作或反應呢?

從走在那天陽光高照的華納威秀影城與新光三越中間的斑馬線間開始,到現在,我還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monz 的頭像
lemonz

lemon sLicE

lemo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