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氣溫突然驟降,據說一下子掉了七度之多。
於是周遭的空氣有了凍的質感,連天空的顏色都冷調了起來。

這般溫度感與灰調視覺,讓我想起了冬天的歐洲。
那種與冷空氣的獨特碰觸,臉孔與手指的常態僵凍。

低溫二月,陽光遍灑愛琴海,一片湛藍天色,落日橘霓滿眼瀰漫著。
跨年前夕,雨絲飄落塞納河岸,昏暗咖啡館裡,燙口coffee late溫熱得可以。
寒冬一月,白雪飛揚火車窗外,銀白新天鵝堡,冰啤酒在暖氣裡透出詭異清涼。

偏愛沒有人跟我爭的咖啡廳座位;喜歡少少人不會擁擠的羅浮宮;享受搭火車時,零星乘客可能會有的眼神互動。

除非是本來就應該是人多才能成就氛圍的場合,否則,只要人一多了起來,到處充斥壅塞與等待的話,我就容易湧現那種當下想要放棄些什麼的衝動,然後就很容易演變成人在心不在的尷尬情緒。

那樣的旅行,實在是什麼心情都很難會有的。

有機會,還是希望在冬天去歐洲。

因為,好像有點不習慣溫暖的歐洲了呢……

umn....今天真的好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monz 的頭像
lemonz

lemon sLicE

lemo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