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科芬園(Covent Garden)的跳蚤市場之一,Jubilee Market Hall。



「另一種影像敘事」中有一篇「無法被拍攝的主題」,作者談到當他面對一些可能是獨家的攝影機會,但卻始終按不下快門的事件,原因是當下的道德觀或生死問題超越了取得獨家這個層次。

讀完後想起之前到倫敦旅行時發生的一件事。

每次旅行都會帶著相機到處拍攝的我,到倫敦當然也沒有例外。某個下午,我在逛到柯芬園(Covent Garden)時,看到有跳蚤市場時真是開心極了,我到處晃,看到什麼新鮮有趣的不是畫下來便是用相機拍攝下來,一切都是那麼美好,直到我逛到了一個由東方女子現場製作中國字藝術的攤位。

「Please don’t …..」

在我的相機閃光之後,攤子的女老闆伸出手擋住鏡頭,語氣雖然還算客氣,但緊皺眉頭的表情卻是十分嚴肅。

她反彈的動作太突然,在攤子前的其他客人也轉過頭來看我,而我來不及反應,只得錯愕地愣在原地,大約30秒之久,我才尷尬地離開攤位。

當時,我可以感覺到自己臉部的紅熱一直延伸到頸部,腦子也一陣空白,於是我連忙走進附近的交通博物館裡,想要緩和一下情緒。可是眼睛一邊看著精緻有趣的倫敦地鐵海報、明信片,心裡卻還是一邊掛念著剛剛的事情。

或許,我該去跟她道個歉吧,畢竟是我不對,在拍攝別人之前,本來就應該先詢問對方的意願,雖然我只是基於旅者對異地文化事物的好奇,為了留下旅行的紀念而拍攝,但對於對方來說,這個理由卻不足以稱得上是個好理由,因為無論如何,她感覺到自己被打擾了。

選購了幾張倫敦地鐵與巴士的明信片,步出交通博物館後,我鼓起勇氣往那個販賣中國字藝術的攤位走去。

攤位前依然有幾位客人低頭瀏覽她的作品,我像是做錯事的小孩,先是在周遭其他攤位閒晃,等待剛好客人都走光的空檔,我做了個深呼吸,然後向她走去。

「I’m sorry….」要開口真的有點困難,但我還是試著說出來。她抬起頭,表情有點驚訝。

「I just take a picture for my travel….」我想試著跟她解釋,我僅是個旅者,拍攝她並沒有惡意,只是想拍些好玩的東西回去跟朋友分享,也為了旅行留個紀念。而聽我講完話的她,露出微笑開始用中文跟我交談。

原來,她是個留學生,按照當地法規來說是不能在外打工的,因此她選擇在科芬園這邊擺攤,利用外國人對中國字的喜好,剪些中國藝術字然後用相框裱起來,以賺些外快。但前陣子有人來拍她,結果竟然是某家媒體的記者,她很擔心萬一曝了光,這個攤子就得收起來。剛剛,她以為我又是哪家報社的記者來拍照,因此才會一下子那麼生氣。

我一再跟她保證,我真的只是個到倫敦旅行的人,真的只是為了所見所聞留個紀念而已。

最後,她給我個微笑,並祝我旅途愉快,而我也因為誤會冰釋而感到鬆了一口氣,腳步輕快地離開科芬園。

經由這件事之後,我學會了處理類似事件時必須更謹慎與尊重的態度,不管在什麼情況下,只要攝影的主體牽涉到人的話,我幾乎都會向對方請示一下,最少也會點個頭,舉一下手裡的相機,讓對方知道我想要進行拍攝。其實在旅途中遇見的人大部分都很和善親切,都非常樂意被拍照留念,甚至像土耳其人,還會主動要旅者拍照留念,但不能因此就斷定每個人都對於參與別人的旅程感到興趣。

「另一種影像敘事」的作者之一Jean Mohr是個攝影師,在「無法被拍攝的主題」中提到有次碰到山難,獨家照片就在眼前,但他最後的選擇是不拍攝。「我的照相機連拿都沒拿出來。在這種情境下,如此的選擇並不是什麼美德善行,因為眼前有更重要的事必須進行:趕緊將傷重者用人力背下山。」

十分贊同他的說法。

畢竟某些時候,有些事情還是比拍下一張照片來得重要得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monz 的頭像
lemonz

lemon sLicE

lemo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