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到不行的午后,索性躲進地下室一家陰暗的咖啡館。

服務生穿著潔白的襯衫,腰間圍了一襲黑色長圍裙,歐風十足地端了檸檬水過來輕放在桌上,我瞇著疲憊的眼,懶懶地點了一杯水滴冰咖啡。

抬頭望向有點高度的窗外,陽光始終不肯歇息,驕傲地散發威力,想起剛剛擦身而過的三三兩兩人們,大多一邊皺著眉頭一邊擦拭著額間不斷冒出的汗,強力折射的陽光,將他們的臉龐都曬得紅泛閃亮。

由於位於地下室,所以不免讓人有那種隱身的錯覺。

好像是不經意地一轉身,就這麼從嘈雜城市沈沒不見,瞬間移動到了一個相當幽秘的空間,而一走進館內,腦子自然會湧出某種理直氣壯,彷彿這是一個界線,一踏入便該與外界斷了牽扯似地。館內坪數並不大,嚴格來說,應該是說可以坐著喝咖啡的地方不大,只有幾張小方桌,因為旁邊是一家藏書量不多不少的小書店,我趁咖啡還沒送來時起身大致瀏覽了一圈,幾乎都是偏向設計與藝術類的書籍,整齊卻又有點小凌亂地陳列在灰銀色的書架間。

不一會兒,水滴冰咖啡送來了,服務生有禮貌地微笑退下,我回到位子上隨即喝了一口,好讓喉嚨到胸口間的熱氣能散掉一些。如果氣溫還是持續升高,熱氣再如此淤積的話,我鐵定會出現某些不合理的異常狀態,然後失去行動與思考能力。

「從沒遇過這麼熱的夏天,實在是快要把人弄瘋了。」一位蓄著俐落短髮,面容還算清秀的男子,手上拿了一小杯橘色冰淇淋,緩步向我走過來,他將橘色冰淇淋放在我面前,然後用著有點低沈的嗓音說著,「本店招待,因為天氣實在太熱了。」不過,我還來不及道謝,他便轉身隱入吧台,不見了蹤跡。

橘色冰淇淋果然如外表一般誠實,嚐起來便是橘子口味,酸酸甜甜地,還有細微的果粒,味道相當濃郁,不敢說暑氣全消,但至少那種悶熱無法透氣的感覺已經去掉一大半。

也因此,頭腦終於恢復了正常思考的能力。

一晃眼,日子,竟然就這麼過了半年。在每天的晨光月暈起床入寢出門進門吞食呼吸間,時間一秒一秒被吸入了宇宙,然後不留下任何痕跡,只剩突然回首時的驚慌錯愕。

如同去年的這個時間點,感覺自己的生活混亂依舊,只是程度深淺些許不同。

人果然是貪心且矛盾的。

當所有一切都規律有序,厭煩無聊感總會容易湧起,於是渴望變化便成了一種期待,可是,一旦真的開始變化而有些脫序後,卻又不安於這種無定論的漂浮感。有時候自己便是如此。雖然排斥規律的生活方式,但在向四面八方愉快地伸展觸角的同時,不免又會擔心起一些事,譬如,會不會其實自己最後會抓不到浮板,在看不到邊際的人生海洋裡。

想想還真是令人頭痛。看來,讓頭腦恢復清醒也不見得是件好事。

吃完最後一口冰淇淋,冰咖啡也差不多見底,我再度望向頭頂的陽光,從光的顏色來判斷,力道似乎有點削弱了。想起,其實自己並非清閒之身,深呼吸一口氣後,不太甘願地將散落整桌的本子鉛筆收拾進背包,準備回到現實世界。

「下次有機會,再逃來這裡吧….」當我到櫃臺結帳,剛剛那位男子堅持不收冰淇淋的錢,然後微笑地說著。

我笑開了。

逃,這個字用得真好。

是啊,下次還要逃來這裡,暫時跟外界失去聯絡地把自己偷偷關進來,即使只是一杯冰淇淋融化的時間也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monz 的頭像
lemonz

lemon sLicE

lemo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