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子裡突然浮現出房間裡那個裝滿信件的黑色帆布袋,裡面收藏了許多同學們朋友們,甚至一些不認識的人寫來的信,那些溫暖的快樂的或是愛慕的字句,都曾經在我流逝的過往青春裡跳動著,豐富了生活的色彩,也幫我記錄下當時歲月的點滴軌跡......


5.
不知什麼時候,陽光躲了起來,溫度似乎也沒有那麼悶熱了,聽完我一番解釋的小綠小紅,也沒有再繼續答腔,此刻,只聽到馬路上車聲轟轟轟地來回穿梭的聲響。我看了看他們,他們一動也不動地沈默著,臉上也沒任何表情。

這樣的靜默讓我開始懷疑,剛才的交談,會不會是因為天氣太悶熱了,讓腦袋裡起了幻覺。

真是詭異的下午,我晃了晃頭,想清醒一下腦子。

「嗯....那可以請教你一個問題嗎?」在我認為剛剛的一切應該是自己的幻覺,並且準備要繼續往前走時,小綠突然又說話了。原來是真的,不是悶熱氣溫作祟的結果。

「啊,喔..可以啊...」我趕緊又恢復故做鎮靜的樣子。

「你袋子裡是不是有很多的信封啊?那是要做什麼的?」小綠話一出口,就被小紅白了一眼,好像在責怪他問得太多似的。

「啊,這....」不會吧,連這個也能透視,那不就什麼都能看見了,我開始覺得有點彆扭起來,不知道手腳該往哪兒放,「你們看得到我袋子裡的東西啊?」

「不是啦,除了我們肚子裡的信之外,其他東西我們看不到啦,只是我感應到袋子裡面好像有很多的信封,我並不是很確定,所以問一下。」

「呼!嚇我一跳勒。我還以為你們有透視眼,什麼都能看見呢。你感應到的是卡片啦。雖然e-mail很方便,我還是不喜歡用e-card,所以我為了聖誕節買了一堆卡片。不過,來不及寫,聖誕節就過了....」我吐了吐舌頭,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我恰巧是剛剛他們說的那種人之一,「可是,我還是想寄給朋友啊,所以就把卡片帶在身上,好隨時找空檔寫呢。」

「真的嗎?真好...」小綠與小紅的臉上突然出現難得的笑容,陽光也又突然跑出來了,陽光下的他們看起來顏色變得漂亮許多。

「嗯..真的,很懷念那種用筆寫出一字一句祝福的感覺,尤其是跟你們聊過後,更有這樣的感覺了,還想翻出以前收集的信紙寫幾封信給一些朋友呢!」是啊,該是時候了,別再給自己藉口了,寫一封信哪要多久的時間,每次都說有空再寫,其實都是自己懶惰的理由。這時腦子裡突然浮現出房間裡那個裝滿信件的黑色帆布袋,裡面收藏了許多同學們朋友們,甚至一些不認識的人寫來的信,那些溫暖的快樂的或是愛慕的字句,都曾經在我流逝的過往青春裡跳動著,豐富了生活的色彩,也幫我記錄下當時歲月的點滴軌跡。

「放心!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等卡片寫好,我帶來這裡寄,到時就要麻煩你們囉!」一時之間,我感覺胸口情緒高漲,好像快滿溢出來了,我還站了起來,跟他們深深地一鞠躬。

「嗯!一言為定喔!我們等你!」小綠小紅的臉也被太陽照得紅紅的,高興地輕挑眉頭,十分開心的樣子。

我抬頭看看信號,剛好是可以通行的綠人兒亮了,正開始慢慢地走著。於是我跟他們道別,也離開了摩托車座椅,快步地過了馬路。在馬路的這一頭,我轉頭看了一眼小綠與小紅,突然間,覺得陽光下的他們,雖然安靜但卻是非常耀眼。

我一定不會忘記這個約定的。
跟他們揮手道別時,我跟他們也跟自己輕輕低喃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monz 的頭像
lemonz

lemon sLicE

lemo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